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巴黎人平台_文学 巴黎人集团_散文 叙事巴黎人集团_散文
  • 正文内容

不会花钱的父亲

阅读:296 次 作者:时双庆 来源:大众日报 发布日期:2021-06-20 10:41:05
基本介绍:大众日报客户端联合大众日报丰收副刊推出的“我与父亲”主题征文作品选。

  说起来你可能不会相信,我的父亲不会花钱。

  父亲高中毕业,后来,在公路系统做了一名临时工,苦守着偏远山区的道班闷头干了很多年。幸运的是我出生的那年,父亲终于转了正,成为名副其实的吃皇粮的人,拿国家工资的人。

  母亲常说,拿了国家工资的父亲也不会花钱,每个月的工资都是如数交到她手中。不会花钱的父亲也就不会给我们姐弟俩买零食,所以,从小到大,我很少见父亲给我们带零食,如果有,也是别的叔叔给父亲的,父亲舍不得吃,再带回来给我们。

  母亲身体不好,家里开支大,高中毕业后,当兵就成了我唯一可以选择的路。我参军那些年,很少问家里要钱,我知道父亲挣钱不易。

  我退伍那年,母亲拿出几千元钱给父亲,说:“孩儿都退伍一年多了,也没有个正式工作,你去联系联系那些老同学,看能不能给孩儿找个活?”父亲接了钱,点燃一支烟,半天不语。晚上,父亲回来了,母亲炒了几个小菜,问父亲工作的事咋样。父亲把那几千元钱掏出来往桌子上一搁,说:“事儿讲了,钱没给!”那晚,我第一次见父亲和母亲吵架吵得那么凶。

  父亲不会花钱,连送礼这样的事都不会干,每每提起,母亲就气不打一处来。父亲也只是在喝醉的时候才会嘟囔几句:“唉,孩儿哩工作还没安排……”我想:这只是父亲自己心里的愧疚,其实,在安排工作这件事上,我从未对他有过半点埋怨,我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有一份自由,不想被时间拴得太死,可是,父亲为了我的工作问题操碎了心,我怎能直言不讳地拒绝他的那份苦心呢?

  我结婚那年,手里的钱不够,可怜的退伍费应对当前的生活也是杯水车薪,把房子装完修已是囊中羞涩,父亲就托人担保从银行里贷了一万元钱。

  后来,父亲退休了,本该颐养天年,但是,看着我的几个孩子年纪尚幼,父亲就又一次打起铺卷干起了他的老本行——修路。父亲说:“我不会花钱,但我会挣钱!”父亲说这话时,布满皱纹的脸上带着憨憨的笑。父亲还像以前一样,把挣得的工资和退休金一起交到母亲手中。

  如今,我也买了房子,交了首付之后,所剩无几,还房贷的钱都是父亲的工资卡在支撑着,父亲又回到了一穷二白的时代。

  我心里明白,许多退休的工人,他们的生活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们旅游、下棋,打打麻将,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而父亲为了我们,从未有过真正的自由,也从未在花钱上有过哪怕一丁点儿的奢求。

  去年,母亲病了,父亲急得团团转,接连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是啊!不会花钱的父亲从未去过银行,连取钱这样的小事他都不会。不知为什么,挂了电话,我的心里泛起一丝酸楚,眼眶里突然涌起一股热流。


标签:巴黎人集团_散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澳门巴黎人平台_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拾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