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故事
  • 正文内容

卖烧饼

阅读:567 次 作者:艾生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21-01-28 21:33:35
基本介绍:民间有一人士做的烧饼美味可口,却不想这也能惹来奸人的嫉妒,招来杀生之祸,但因果报应轮回,世事无常......

  隋唐年间,龙门镇上有个出名的卖烧饼的人士名为刘丙,镇上人又唤“留饼”,意味无论如何都要为他们留一个烧饼。刘丙做的烧饼美味无穷,每每五更天镇上的人都会在朦胧睡梦中闻到刘丙制作烧饼散发出的香味。这一天县里的高员外要摆宴为自己祝五十大寿,特邀请刘丙为其做烧饼为一道佳肴款待来宾,宴席上来了许多达官显贵,排场甚是十足,各地名菜齐聚一桌,等最后一道菜烧饼上桌,其散发出的阵阵香味使宴席上的贵宾都目不转睛盯着这道菜。高员外敬完酒,说完冠冕堂皇的感谢之词,便可开始动筷了。不一会儿,一位外县县官突然倒地,全身颤抖,口吐白沫似中毒之状,骤然间便断了气。顿时一片慌乱,大家都极力呕吐自己刚吃入腹中之食。宴席上有着本县的张大人立马派人围住全场,勘察桌席上的食物。

  经一细查问,这位外县官员只吃了刘丙做的大烧饼,且拿银针一测桌上的烧饼果真有毒,于是立马叫人将刘丙逮捕下狱,刘丙直呼冤枉,声称自己做的烧饼绝对无毒,其他人吃了都没事,但无人站出来为他说话,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张大人是出了名的一个大贪官,腐败无能。刘丙被判因故意杀人而受了死刑,从此以后镇上百姓再也吃不到美味的烧饼,镇上的名厨也无法做出其间使人垂涎之味。蹊跷的是这事发生不久后张大人便被升了官位,迁到了京城,刘员外也当上了本县的县官。

  十年后,这天清晨镇上人又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闻到了阵阵香味四溢扑鼻而来,唤醒了镇上在睡梦中的人们,赶紧起床穿起衣袜出门随着香味去探个究竟。一会儿在要到城门的铁匠铺外已聚满了乡民,铁匠铺门大敞开,里面的李铁匠和一个陌生小伙子正在忙活,片刻后便端出一屉屉刚烤好的烧饼。“大伙既然都来了,快尝尝我这刚出炉的烧饼,看看和当年的味道相比如何?分文不取。”李铁匠招呼着大伙都来拿烧饼尝尝味儿,身旁的小伙子也赶紧帮忙。大伙刚一上口就纷纷赞叹不已,这饼的味道简直与当年刘丙做的一模一样,美味十足。于是县城里又有人卖烧饼了,每天李铁匠的铺子里都挤满了人来买烧饼,生意那叫一个火爆。

  很快消息传到了高县官衙门里,也就是以前的高员外,觉得很新奇,把刘铁匠传来问话:“刘铁匠,你这在县里开了那么多年的铁铺子,如今不打铁了,卖起了烧饼,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大人,这烧饼不是出自我手,是我铺里的小伙计的厨艺”刘铁匠答道。于是高县长立马派人传伙计,一会儿就见一位清瘦英俊的年轻人前来。“你就是做烧饼的人?”高县长询问。“正是在下”年青人从容不迫回复。“看你的模样不像一个卖饼的啊”“鄙人本是要进京赶考,但在路上遇到劫匪,身上所带的盘缠都被劫了去,幸好遇到一位卖饼师傅觉得与在下颇有眼缘,其又无子嗣,便把做饼的独家秘方传给了我,鄙人一路卖烧饼是为了筹备去京城的盘缠。”高县官一听,没立即又问话,似若有所思,顷刻又言:“原来是上京赶考的考生啊,本人作为地方父母官理应当支持,可以提供五十银两快马加鞭定能赶上今年会试,但我县百姓实在是喜爱你做的烧饼,为了不辜负百姓期望,可否将做饼的秘方告知本官,造福百姓。”“在下很是感激大人,也十分愿意把秘方给大人,只是这做饼虽简单,但其中有一味酱料如果量未控制好会出人命,需要好几年的跟徒学习才能掌握适当。”县官听到这话,皱眉拉须立马转话:“其实这上京赶考也并非易事,路途危险重重不谈,到了京城这被金榜题名更是难上加难啊,本官的犬子十分喜爱美食,也乐意做厨,不知你可否愿意教他几年这做饼手艺,本县令自会重赏你,让你吃穿不愁,不用再费力上京赶考。”堂下是个明眼人都知道这又是高县官的诡计,目的就是想骗取做饼手艺赚钱。可这青年伙计却似个傻子一样看不明白,曰:“叩谢大人,在下愿意教令郎做烧饼,只是在下现在尚无住处,且也不想荒废自己十几年寒窗苦读所学,可否毛遂自荐做大人衙门里的师爷,为大人效力。”高县令正乐着他的发财梦,也没多想就答应了。

  于是这几年里青年伙计住在高府一边教高家小儿子做饼一边在衙门里当起了师爷,百姓早已看出这伙计与高县令是一路子人,为虎作威,审判了不少冤案,帮衬其贪污腐败,坏事一样没少干,越发受到高县令信任器重,很快约定的三年期限已到,伙计告诉高县令已教会令郎做饼手艺,高县官极力想挽留他继续做衙门师爷,但伙计言自己已离乡好几载,需告辞回乡告知老母亲自己的去向,需半载才能回来继续效全马之力。县令听此言才赏了银两放人,可把小儿子做的烧饼拿出去做买卖,生意却是惨淡十分,自己一尝才知其味道平淡无奇,根本不是让人垂涎的烧饼味道,气愤不宜,心想带伙计回来一定拷问个究竟。

  半载已过,伙计回来了,可不想身着红褐色官袍,头顶乌纱帽,且跟随着大批官兵将高府及衙门包围了起来,将高府上上下下的人捉拿了起来,高员外惊慌失措:“好大胆子,我可是这里的地方官,你到底是何人?凭什么捉拿本官。”原来伙计并不是什么要上京赶考的书生,而是早几年前就高中了的状元郎,本就是要回乡代替高县令的职位,但伙计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十年前被陷害致死的刘丙的儿子刘判,因为当年刘丙早已被高员外,也就是后来的高县长明里暗里的威胁过几次交出做饼的秘方,但刘丙坚决守住自己家祖传秘方不落入小人之手,也告知过自己当时在家备考的儿子,自己会多有不测,将其偷偷送到县城边挚友李铁匠哪里,果不其然,高员外以祝寿为由邀起做饼,最终与外县张某官员勾结,在一位阻挡他们财路的廉洁官员饭菜里下毒将其害死并嫁祸给刘丙。

  而刘判将实情告知了当今皇上,请求皇上先不要让自己回乡复命,给自己三年时间一定能找到两位奸人勾结犯罪的证据,做烧饼的酱料也根本无需长时间练习控制,酱放多了只会吃着腻口,不会闹出人命,这三年里在高府及衙门里穿梭早已搜集到两人勾结贪污并制造的桩桩冤家命案的证据,再找个理由回京将证据上交皇上,现如今便可正大光明将其捉拿归案。至于这几年自己帮衬着发生的冤案都是徒有其表,暗地里使用职权早已将百姓该洗的冤屈洗清。

  从此,龙门镇有了为廉洁奉公的好县官,并把其家传的烧饼秘方公开告知并教授给全城百姓,使家家户户都可吃上美味无穷的烧饼,阵阵饼香飘满全城。


标签:民间故事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